江淮

你好,江淮。
什么都想涉猎。
什么都不奇怪。

邱居新x你 《居心何在》前传

你好,江淮。

开心大家的,ooc我的。

不定时更新,见谅。

配图食用,口感更佳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武当真的很冷,不晓得那个呆子有没有多穿一点,本想着等开春一起去云梦汤池泡会儿,只怕是没得机会了。

  我,何在,因着一本不知真假的无相神功,被各路江湖人士追杀,此间不缺真小人,不乏伪君子。眼下,是这月来的第二十八个,也是迄今为止,我遇见最难缠的对手。趁着我神游之时,对方的招式更甚凌厉,我只得摒了杂念,专心对峙。

  对方虚晃一招后直冲门面而来,在这金顶之上,进退不得,施展不开,无奈之下我只得硬生生接下这招。“哼……”约莫是前日刚结痂的伤口又裂了,一时之间,蚀骨之痛袭来,对方趁虚而入,雪色月光倾天而下,极尽风流。

  可是这小子居然趁我眼花放!暗!器!

  邱居新,但求你莫要见我,在我如此狼狈之时。

  福生无量天尊,祐他一生平安,事事顺遂。

  这是我从金顶跌落前最后的意识。

  我自是未看见,那个追了我一路的男人拿下面具,颜容渺茫在风雪中,神色晦暗不定。

  我自是未察觉,那个我心心念念、一想起便牵扯出丝缕疼痛和一大堆音容的人,以惊龙之姿飞升而上,接我于半空之中,衣袂飘扬,凌空而过,飒飒有声,神色清淡,眉眼温凉。

  雪落无声,他只轻叹了声:“在在……”

 

  醒来时殿里光线模糊,隐隐约约的香钻进昏沉的脑子里,勾出些朦胧的声色。我挣扎着起身,发现身上大小深浅的伤口均被处理过了,绷带扎得细致精巧,动动胳膊抬抬腿,完全不受束缚。叹口气,随手披了件外衫便摸索着走向外头。雪纷纷扬扬地无休无止地落着,天只裂了些细碎的缝隙,他就那样立在廊下,微仰着头,单手执剑负于背后,月白色的外衫衣角上晕着小片深色,定是练剑时候划过了地面,但也只有这时,我才会觉得,他也算世俗中人,并非谪仙下凡。

  “邱居新……”那声音在湿漉漉的空气中颤颤巍巍,连尾音都逐渐分叉消失。

闲来无事给自己玩了个扇子吊坠。
改明儿换个长款捷克水滴应该更好看。

准静止锋

你是江淮的准静止锋
在我心上
徘徊过很久很久
因为没有遇见你
所以
有了雨季

周漾x叶盛
让阳光一点点洒进自傲又自卑的心房。

🌑🌒🌓🌔🌕🌖🌗🌘🌑

很多年很多次梦醒时分,看晨光熹微,空气里有点湿漉漉的味道,一缕一缕地往眼睛里钻,她忽然就想到,那封情深意重的信,如果自己没有收到,或者说,找到了,却对他说没有找到,是否没有那么多的痛苦和纠缠,是否现在的生活也会有所不同。叶盛把自己往床上一摔,仰面朝天花板,白漆漆的带了点蓝,海水就这样吧嗒吧嗒地砸下来。她盯得眼睛酸,侧过身子去看窗户,太阳正在一点点爬起来,那光就一点点透过轻纱晕进来,晕在地板上,晕在床边,晕在叶盛眼里。终于天光大彻,阳光洋洋洒洒充盈了整室,屋子里空落落的,一点声音也没有,叶盛躺在床上,如同一具没有生息的尸体,她只是看着窗外,没有焦距,海水从她眼里奔腾着,静默而浩大。她身边空落落的,早已没有了人,连那凹下去的印子也慢慢地回复。
  可是怎么可能呢,再来一次,叶盛还是会选择拆开那封信,打开潘多拉的魔盒,开一条缝,让太阳洋洋洒洒地笼着她。
那是周漾啊,她怎么能不爱呢。

“道长呀,为什么你没有红袍呀,你那么白,穿红袍一定很好看。”
“福生无量天尊。”
“道长――你理理我嘛”
“远儿,不要打扰道长修行。”
“他注定要飞升,不能囿于小情小爱。”
“……好”
“远儿…我穿红袍了…你看看我啊……”
“我就知道…一定会很好看的……”
“道长……你一定要…飞升成仙呀…然后去地府…把我捞出来…我不想…喝孟婆汤…我不想……忘记…你”
马在长生殿前停下,可是道长怀里的姑娘与长生愈来愈远。道长的白袍被鲜血浸染,此刻已经干涸。
天慢慢亮起来,他的世界在慢慢暗下去。
福生无量天尊,我的日日祈祷,能否换回她的明媚笑靥。
若不能。你有何用。

邱居新x你 《居心何在》·后续

你好,江淮。
开心大家的,ooc我的。
注:你,姓何名在。

  “邱居新!你居心何在!”何在瞪大了眼,做出一副凶老虎吃小孩子的架势吓唬他。邱居新一点儿也不怵她,像是识破了她的小把戏,却依旧温柔地给自家小姑娘顺了毛,他指指自己的心,又指指何在的心,两根修长的手指把何在的心都戳地七上八下的,像只毛茸茸的小狗沐浴在阳光底下露着肚皮被揉得一脸开心,然后滚了一圈又一圈。
  明明一个劲儿的克制着脸上热意,但还是无可避免地腾红,最后一直烧到了耳尖。虽然心里很愉快,但是还是死傲娇了把:“你…你这种乱七八糟的话别再说了!毁形象!”
  (亲妈:话是这么说,那你嘴角压压下去得不?)
  谁让他刚刚说了“在在在那儿。”
  明明是副清冷端庄的样子,可是说起情话来根本不生疏啊!!!
  “在在,脸红,好看。”
  嗷――谁来把这个妖孽收走啊!!!!!!!
  

  邱道长:小姑娘,甜,好吃,床上,乖。
  亲妈:我就知道你丫切开来是个黑!!!!!能不能对在在唔……(被方思明拉走“我们也可以试试的。”)